联系我们

联系人: 蒋先生
电话: +86-755-26554897
传真: +86-755-26554897-603
手机: +86-13902477766
E-mail: jzh@xunweimold.com
地址: 深圳宝安区福永和平村荔园路莱福工业区讯威塑胶厂
MSN: xunweimold@hotmail.com
Skype: xunweimold
QQ: 332077233, 1713721773, 1109222702
阿里旺旺: gxzlp

网站首页 > 新闻动态

如何看待企业职员受贿

发布时间:2010-7-28

有不少企业主经常提到这个问题,前些天我又在东莞一工厂碰到有企业主问到这问题。

我说我不能马上回答你,要对你工厂有所了解后才能回答你。。。。。。

每个问题在不同的环境下,会有不同的答案的。

可能对我的回答不太满意,他说他问过不少人这个问题。其中有一个人告诉他这个故事:

宇文泰是北周开国的奠基者。当他模仿曹操,作北魏的丞相而“挟天子令诸侯”之时,遇到了可与诸葛亮和王猛齐名的苏绰。宇文泰向苏绰讨教治国之道,二人密谈三日三夜。其中到底说了些什么,史籍中并无记载。而在下有幸得到一部千古不外传的秘籍,是专门讲述治国之道的书,其中就有一段就说到二人的这次谈话,现为读者节录如下:
     宇文泰问:“国何以立?”
     苏绰答:“具官。”
     宇文泰问:“如何具官?”
     苏绰答:“用贪官,反贪官。”
    
     宇文泰不解:“为什么要用贪官?”
     苏绰答:“你要想叫别人为你卖命,就必须给人家好处。而你又没有那么多钱给他们,那就给他权,叫他用手中的权去搜刮民脂民膏,他不就得到好处了吗?”
     宇文泰问:“贪官用我给的权得到了好处,又会给我带来什么好处?”
     苏绰答:“因为他能得到好处是因为你给的权,所以,他为了保住自己的好处就必须维护你的权。那么,你的统治不就牢固了吗。你要知道皇帝人人想坐,如果没有贪官维护你的政权,那么你还怎么巩固统治?”
     宇文泰恍然大悟,接着不解的问道:“既然用了贪官,为什么还要反呢?”
     苏绰答:“这就是权术的精髓所在。要用贪官,就必须反贪官。只有这样才能欺骗民众,才能巩固政权。”
    
     宇文泰闻听此语大惑,兴奋的说:“爱卿快说说其中的奥秘。”
     苏绰答:“这有两个好处:其一、天下哪有不贪的官?官不怕贪,怕的是不听你的话。以反贪官为名,消除不听你话的贪官,保留听你话的贪官。这样既可以消除异己,巩固你的权力,又可以得到人民对你的拥戴。
     其二、官吏只要贪,他的把柄就在你的手中。他敢背叛你,你就以贪墨为借口灭了他。贪官怕你灭了他,就只有乖乖听你的话。所以,‘反贪官’是你用来驾御贪官的法宝。如果你不用贪官,你就失去了‘反贪官’这个法宝,那么你还怎么驾御官吏?如果人人皆是清官,深得人民拥戴,他不听话,你没有借口除掉他;即使硬去除掉,也会引来民情骚动。所以必须用贪官,你才可以清理官僚队伍,使其成为清一色的拥护你的人。”

 
     他又对宇文泰说:“还有呢?”
     宇文泰瞪圆了眼问:“还有什么?”
    
     苏绰答:“如果你用贪官而招惹民怨怎么办?”
     宇文泰一惊,这却没有想到,便问:“有何妙计可除此患?”
    
     苏绰答:“祭起反贪大旗,加大宣传力度,证明你心系黎民。让民众误认为你是好的,而不好的是那些官吏,把责任都推到这些他们的身上,千万不要让民众认为你是任用贪官的元凶。你必须叫民众认为,你是好的。社会出现这么多问题,不是你不想搞好,而是下面的官吏不好好执行你的政策。”
     宇文泰问:“那有些民怨太大的官吏怎么办?”
    
     苏绰答:“宰了他,为民伸冤!把他搜刮的民财放进你的腰包。这样你可以不负搜刮民财之名,而得搜刮民财之惠。总之,用贪官来培植死党,除贪官来消除异己,杀贪官来收买人心,没贪财来实己腰包,这就是玩权术的艺术。

我们这世界太多人尊崇帝王之术了,我笑着问他,你的企业能容纳多少人来贪?你计划用几个贪腐的职员,你能容忍他们贪腐的度是多少?而贪腐人员是否满足于这个度。帝制贪官贪再多还在帝王的眼皮底下,最终要与帝王休息与共,而企业职员贪腐累积到一定程度他还有其他选择,例如:自主创业、另求他职。相对来说,他们如果贪起来比官员更放肆更大胆和无所顾虑。

我们分析下治国与治企的区别。企业与国家不一样,特别是帝制国家不一样,与国君玩游戏的最终的结果是以武力收场。作为企业我们没有暴力的威慑作为后盾,所以企业主千万不能对帝王术采取拿来主义。

后来我了解到,这家企业有近30年的历史了。老板经常在管理人员面前讲不容易,这么多年历史了,能存活下来足以证明他的睿智了。不难看出企业主有一定程度的自恋情结,这种自恋加上受帝王术的影响,不能不让人感觉到企业里那种浓浓的封建帝制的气息。在企业辅导的一周时间里,就在懂事长办公室,我至少看到了十多人次来打小报告。对每一个来打报告的人,他都是满脸笑容的迎来送走,人走后我能敏锐的感觉到他笑容里的得意之色。

在离开工厂的前一天,表面客套之后,对他二十来年企业的发展做出肯定之后,我顺带说了句“二十多年了,难得,大部份企业熬不过来。不过,二十多年了,才300多人的规模也是小了点,我们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。”

对于企业主提出的贪腐问题,我问他“二十年间,你企业有多少人是经过认真工作,努力工作,通过正常的薪酬与奖励过上了富足的生活?或者是你给了他们一份自谋发展的阳光路”好象没有,如果没有,请赶快做。

如果我进一家公司,看到十年八年的职员,他们的今天就是我的明天。试想一下在看不到前景时,眼前利益对我们来说就很重要了。

有时面对这些企业与企业主,我们讲不了大道理,什么职业生涯规划、企业文化,这些都是很遥远的事。我只能浅显的讲,企业职员的贪腐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企业对职员的诱惑不够,这种诱惑是他们对远景的期待。

我们不能期望职员的忠诚来杜绝贪腐,没有没来由的忠诚。人忠诚于一对象的原因是会为自己带来远期的或是近期的利益。当然,这种利益不局限于金钱。一个人的经历会决定他对远期与近期利益的选择,而我们要做的是让更多的人在乎于远期的利益。